陈辞言。

一個普通的Human.

小朴老师的眼睛里有万千星辉,而我没有。

每次看stay宝的各种饭拍,总是看着看着、听着听着,眼泪就会掉下来。他每次唱着唱着就会扬起嘴角笑,太令人心动了。

既开心,又难过。

想念小朴老师的每一天。😶

我最最亲爱的朴老师,愿你所有快乐,无需假装,愿你此生尽兴,赤诚善良。
我爱你。

之前误打误撞去某演员生日趴的时候和顺便看了场大护法💫
这个贴纸太可爱了吧😭疯狂嗑百万!!。被我捧在手心的万万,嘿嘿💓

杂。Ⅱ。



  夜晚的灯没有开,世界是一片漆黑。装作是与友人走散了,悄悄从嘈杂热闹的夜市溜走,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灰色的头像、对方的名字,柔和的音乐声响起,前一秒犹豫在接听的图案上,后一秒挂断了电话。打了喷嚏,一定是友人在暗暗咒骂著我的迷路。

  我迷路了,在这偌大的迷宫。走过了无数个交叉口,一遍遍尝试,一遍遍以失败告终。——不能像巫师们一样骑著扫帚飞离,又还有什麽方法能够让我找到出口呢?行尸走肉地生活,日复一日重複著相同的动作,唯独在遇见你的时候、牵手的时候、拥抱的时候,我这生了锈的齿轮才还原了起初的光泽,缓缓转动。

  我怎麽会不明白,你肯定是不知道我的想念的。

  “喂?你在魔法世界过得好吗?”

  我怎麽会不明白,你肯定是想不起我这个小人物的,只是即便如此,我仍然剪不断无用的思念,我仍然、抱著侥倖。

  “喂?我想你啦!”

  幸运的女神没有降临,也不曾与我并肩过一次。草丛中喵呜一声,脚步顿了顿没了言语,空气再次陷入沉默,电话那一头的人也保持一贯的安静,任由我胡言乱语。摘下玫红的贝雷帽,夏夜的清风拂来,低声诉说它的欢喜忧愁。呼出一口浊气,我轻轻地讲话,在她面前再当一次幼稚的孩子。

  “Lorra,这里很暗、很暗,看不到光,也没有光。我想见你。”



  “还没出道的小姑娘,你才不是什麽大人物…!哼哼。对啦,你是打算在魔法世界休完假之后,再回来继续过端午的假期吗?别了吧。今天是不是也没有唱歌?说了多少次,不是因为看见希望才坚持,而是因为坚持了才能看见希望嘛!Lorra,你是个大笨蛋吗?”



-


心华自戏,或许。心华×战音Lorra,友情向。之前写给一姑娘的💤

20170716。

大半夜看pcy看哭了,也没为啥,就是太自卑了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做人还是不能太自卑阿,导致自己现在烂泥扶不上墙、朽木不可雕也,还每天熬夜,怕是要疯了吧。

调整一下,今天会变好的吧。

雜。Ⅰ。

  “等到夏天的时候,我们就去旅行吧。”

  遥远的东方悄然露出了鱼肚白,明亮而又刺眼的光芒缓缓散开,像是在驱除黑暗。眯起眼睛,手中捧著温暖的热可可,暗自盘算时,你的默念声稍稍扰乱了心绪。

  “要我说…就去台湾看星星。”

  幻想里,我们在浓绿色的草坪搭起帐篷,如同五彩斑斓的梦一般,帐篷上有趁你不注意偷偷画的涂鸦,一笔一划都是甜腻腻的过往。夜晚时蝉儿振动著翅膀一齐演奏大型音乐会,萤火虫亮起它们的尾,泛出童话的光,我们将畅谈整夜,不知疲倦。

  “还有、还有大海!你想阿,金黄色的沙滩,小小的贝壳。我们还能乘著游轮在'都都'声中启航,如果有幸,传进你耳朵里的鲸歌……”

  会告诉你大海深处它的灵魂与秘密。

  “接著,轮到你了。你呀,就带我去魔法世界瞧一瞧、看一看。”

  我想遇见能通往巨人城堡的植物,想遇见赠予仙度瑞拉水晶鞋的仙女,想遇见与王子共舞的睡美人,想遇见仙境里的红白皇后…——想遇见低声念出咒语、施展魔法的你。

  “好吗?”

 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
 
這是老早以前寫的東西。算是突發奇想的一對,是從心華的視角出發的,不過可能會看不出來吧。……有OOC,寫得也不好。

簡短的信筆。

PCY。

  他的頭髮染上了全息色。

  我坐車路過大商場,眼睛掠過門口LOVE的雕像旁小小的風車,那是紅橙黃綠青藍紫的顏色。然後我想起你,我愛的人。你是那道穿過透明的三棱鏡、在空氣中畫出彩虹的白光嗎?我想是吧。

  我還記得你嘴角上揚的弧度,淺淺的酒窩,是甜膩膩的。你黑色的眼中,是靈動的濃墨重彩,是繁星點點的夜空,是我願意溺死在其中的海洋。

  走吧,去沙灘。開著那輛普通的小轎車,像是在任意漂浮一樣,我們就在海面上行駛。

  I miss you,PCY.

  夏季,六月下旬。我想夢見你。